阅读历史
换源:

80、全部打死!

作品:一切从贞子开始|作者:黄泉落日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06-24 09:17:31|下载:一切从贞子开始TXT下载
  撕裂者-库比亚!

  火风暴-杰姆斯!

  无面者-德莱塞!

  在场变种人之中实力排在前三的存在,也是在瑞雯的话语挑拨之下,唯三动了心思的家伙。

  撕裂者-觉醒了撕裂一切的变种能力!

  火风暴-人如其名,觉醒了操控火焰的能力!

  至于最后的无面者德莱塞则更为特殊,他是在一场火灾被毁容之后觉醒了一种极为稀有特殊能力,能够夺取他人的面孔。

  被夺取的面孔若是来自普通人也就罢了,若是夺取了变种人的面孔,德莱塞更是能直接化他人能力为己用。

  根据K探员提供的资料,德莱塞最少夺取了三种强大的变种能力:锐化、控风、石化!

  而要论起实力来,德莱塞也是由此排在三人之首。

  偏窄的眼界偏偏配上了超出常人的实力,被魔形女这么一挑拨,又有那诺里斯珠玉在前,因此对守护者的位置起了觊觎之心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“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地沟老鼠们,都给我闭嘴!”

  身为众人攻击对象的艾布纳丝毫不以为意的欣赏的津津有味,反而是撕裂者库比亚上前一步,直接呵止那众多的嘲讽声。

  “艾布纳,赌上格斗家的荣耀,让我们公平一战!”

  “若我侥幸得胜,曼哈顿城市守护者的位置,从今往后归我所有!”

  “若是败在阁下手中,我库比亚任凭阁下处置。”

  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,瞬间将所有的诽谤之语全部压下,顿时场中所有人的视线全部停在了艾布纳身上,只等他的答复。

  靠近了库比亚,饶有兴趣的绕着他走了几圈,有上下打量了一番,艾布纳才面带微笑的一边解开了袖口的扣子一边说道:“格斗家们果然都是一群蠢货!顽固、愚蠢、冥顽不灵、食古不化!”

  一边不停的嘀咕着,一边又摘下了手腕上的手表小心的放到了金并的手中。

  一切动作做完之后,右手直接伸出就朝着库比亚的肩膀拍了过去。

  对于艾布纳的动作,库比亚不以为意的身体略侧想躲闪过去。

  这么一侧之下,库比亚的脸色骤变。

  艾布纳的手上的速度并不快,但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,任凭自己如何变幻身形,那只手掌却犹如遮天巨掌一样拍了下来。

  啪!啪!啪!

  一拍之下浑身气力涣散,二拍之下筋肉发麻,三拍之下根骨发颤,半边身子皆是抖动不已,连活动一下就困难无比。

  “不过格斗家们就该这么冥顽不灵、食古不化,现在想见到你这样一个蠢货可不容易,死在我手里就有点可惜了,乖乖的给我滚远点!”

  一个修行了华国古武术的家伙,而且还练到了明劲巅峰的程度,这可是个稀罕的家伙。

  “在下杰姆斯,也想向艾布纳阁下讨教一二!”

  刚刚迈过库比亚,和一头金发的杰姆斯立马挡在了艾布纳的面前。

  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向我出手,不自量力!”

  和对库比亚的和颜悦色不同,面对挡住自己去路的杰姆斯,艾布纳直接就翻了脸,右手瞬间化为了锐利的虎爪,毫不留情的朝着杰姆斯的脖子抓了过去。

  灼热的火焰直接在脚下爆开,巨大的冲击力推动着杰姆斯快速的往后退去,同时两手对准艾布纳的方向一推,一条灼红的火蛇就朝着艾布纳缠绕而去。

  面对这温度高达数百度的火蛇,艾布纳毫不在意的化爪为拳,一拳就是迎头落下。

  火焰刹那四溢,引来了一片惊呼咒骂声。

  杰姆斯脸上带着自信的,对准着那被艾布纳一拳轰散的火焰猛的吹了一口气,顿时那四散的火焰瞬间暴涨了数十倍,旋转缠绕在杰姆斯的周围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风暴,不断吞噬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“有点意思啊!”艾布纳的眉头一挑:“不过这些被你烧毁的东西,可都不便宜啊!”

  “在我的火焰中哀嚎吧!惨叫吧!你的一切都是我的!我才是曼哈顿的主任!”

  张狂而又病态的咆哮中,杰姆斯疯狂大笑着,周围缠绕的火焰更是不断盘旋扩张着,随即喷射而出,那数米粗壮的狂暴火焰灼烧着周围空气一阵阵的扭曲,对着艾布纳就是喷射而去。

  “该死的,这个家伙又发疯了!”

  “FUCK!杰姆斯你认准了对手再打啊!”

  “这该死的豺狗,别让我找到机会,早晚我会把你的脑袋塞进你的菊~花里去!”

  一阵阵鸡飞狗跳,面对杰姆斯的狂暴一击,在场众人一边咒骂着一边四散逃逸着,免得成为了那条被殃及的鱼儿。

  “井底之蛙!”

  艾布纳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意,健步、躬身,右拳往后高高举起,下一刻对准了面前的狂暴火焰就是一拳轰出。

  形意-炮拳!

  一拳轰出,那无穷的火焰就仿佛遇见了海绵的水滴一般,在接触到艾布纳身体的一瞬间,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砰!

  杰姆斯后背的衣服直接爆开,一个乌黑的拳印直接印在了杰姆斯的后背上,而他那脸上的疯狂也随即陷入了停滞之中,七窍之中丝丝血迹开始缓缓的流逝。

  “这个也拉走吧!”

  甩了甩右手,艾布纳对着金并说道,随即几个西装革履的服务员就再次上千,或拖拽着尸体,或清理着宴会大厅开始忙活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如果和我认识久了就知道,我这个人很好相处。”

  “人敬我一尺,我还人一丈。”

  “但是谁要是敢欺我一时,对我起了什么坏心思,那就也别怪我拧下他的脑袋了。”

  艾布纳一边说着,一边穿梭在众人之中,锐利的眼神不断扫视着,并最终停在了一个梳着小脏辫的年轻黑人面前。

  年轻黑人顿时脸上大变,细密的鳞甲刹那密布了全身,身体一扭犹如蟒蛇一般朝着出口处逃去。

  “虎无伤人意,人有害虎心啊!”

  咔嚓!

  伴随咔嚓的脆响声,响尾蛇的脖子直接扭成了九十度,整个人软哒哒的倒在了地上。

  一拳轰碎了内脏!血蛤蟆-死!

  一抓抓碎了脑袋!鹰女-死!

  一脚踢碎了脊椎骨!毒刺-死!

  两手撕裂了整个身体!磐石人-死!

  整个宴会大厅被一片血色所笼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