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九百一十二章 济南之战

作品:汉天子|作者:六道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8-16 10:18:01|下载:汉天子TXT下载
  花非烟看眼洛幽,见她十分的坚持,也没有再做劝阻,说道:“你想去就去吧!”

  “婢子多谢花美人!”洛幽忍着痛,艰难的下了床,而后向花非烟跪地叩首。

  花非烟摆摆手,说道:“你不必谢我,要谢就谢你自己吧,当初你救下阴贵人是因,这次陛下能原谅你也是果。”

  她先是让侍女帮着洛幽梳洗一番,而后带着洛幽去往清凉殿。

  现在刘秀正和几位大臣在清凉殿议事,花非烟和洛幽都进不去。

  张昆快步走过来,他先是惊讶地看眼去而反复的洛幽,但也没有多问,小声说道:“花美人,陛下正在议事,如果没有紧急的事,等陛下议完事再禀报吧!”

  花非烟点点头。张昆向一旁的偏殿指了指,问道:“要不,花美人先去偏殿等候?”

  还没等花非烟说话,洛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。见状,张昆吓了一跳,正要去拉洛幽,花非烟向他摆摆手,示意他不用管洛幽,随她去吧。

  张昆看到花非烟的示意,伸出去的手慢慢缩了回来。他举目望望天空,现在天已快到中午,烈日当头,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  他有些担忧地看眼洛幽,然后又看向花非烟,一脸的不解和疑惑。

  花非烟转身走到不远的阴凉处,张昆立刻跟了过来,小声问道:“花美人,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洛幽不是和她师兄走了吗?”

  “杜清死了,洛幽现在也不敢出宫。”花非烟简短地说道。

  张昆脸色一变,惊诧地问道:“是……是谁下的毒手?”不是陛下啊,昨晚陛下没派人去杀杜清和洛幽。

  花非烟表情淡漠地说道:“四阿。”

  “啊?他……他们不是……”一伙的吗?怎么自己人杀起自己人了?张昆满脑子的莫名其妙。

  花非烟说道:“刺君之罪,罪无可恕,被抓了那么多人,都处以极刑,唯独杜清和洛幽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,这看在四阿的眼里,他们会认为什么?”

  张昆稍愣片刻,倒吸口凉气,说道:“四阿的人,定会误以为杜清和洛幽已经背叛!”

  花非烟点点头,所以,四阿的人绝不会放过他俩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现在张昆总算搞明白洛幽为何去而复返了。他转头看眼跪在烈日下面的洛幽,禁不住叹口气,说道:“说起来,洛幽也是个可怜之人啊!”

  花非烟没有再说话,转身向偏殿走去,同时说道:“麻烦张谒者,令人取些冰块来,天太热了。”她是怕热不怕冷,这样的热天气,让她感觉浑身都不舒服。

  当时皇宫里设有冰窖,里面储存着冰块,盛夏时,天子和后宫的嫔妃往往会吃冰镇过的水果。

  张昆点头应了一声,花非烟又道:“对了,给陛下那里也送去一些。”

  “是!奴婢遵命!”张昆答应着,叫过来一名小内侍,让他带人去冰窖取冰块过来。

  清凉殿内。地面的席子上铺着一张地图,青州的地图,刘秀、吴汉、邓禹、贾复、盖延等人围站在四周。

  吴汉一手拿着竹简,一手拿着根小棍子,边看竹简,边用小棍子在地图上笔画。他说道:“伯昭耿弇率军东进,由平原郡攻入济南郡,张步派出麾下的济南王费邑,率兵五万,镇守济南郡西部的历城,另派威远将军邱恒,镇守平原郡的祝阿。历城

  和祝阿,虽一城在济南,一城在平原,但两城之间只有五十里,互成犄角,可遥相呼应。”

  刘秀等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地图,同时认真听着吴汉的复述战报。盖延接话道:“张步的战术还不错,以历城和祝阿,来阻击我军的东进。”

  吴汉说道:“这还不算完。在祝阿和历城的后面,也就是钟城这一带,张步也安置了数万兵马,并构建营垒上百座之多,以钟城及周围之营垒,作为祝阿、历城的后应。”

  邓禹、贾复、盖延等人皆忍不住连连点头,盖延咧嘴笑道:“陛下,这个张步,排兵布阵还是有一套的。祝阿、历城、钟城这一条防线,还真是不宜攻破。”

  刘秀笑了笑,说道:“看上去,张步的布局是很不错,但真到执行的时候,还得看具体是由谁来执行。”

  吴汉看眼手中的战报,笑道:“陛下说得没错!张步的兵力虽多,但领兵的主将,却都是酒囊饭袋,包括那个济南王费邑在内!”

  稍顿,他又笑道:“而我军的主将,可是伯昭,攻破张步的防线,自然不在话下。”

  说着话,他用手中的木棍在地图上点了点,说道:“伯昭率领五万精锐将士,率先抵达祝阿,而祝阿城内的守军,不下三万,诸位可知,伯昭用了多久破城?”

  “五万打三万,但却是攻城战,此战并不好打啊!”邓禹正色说道。盖延点点头,说道:“关键是,敌军不是毫无防备,他们明知道我军已大举来攻,在城内,必定做好了万全之准备,何况,费邑驻守的历城,与祝阿近在咫尺,两三个时辰

  之内,费邑率领的五万大军,就能赶到祝阿增援。”

  吴汉仰面而笑,伸出两根手指头。盖延惊讶道:“伯昭只用两天破城?”

  “不是两天,而是两个时辰。”吴汉面带笑意地说道。

  听闻这话,刘秀都大吃一惊。以五万兵马,在两个时辰内攻破三万人驻守的城池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众人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立刻说话。盖延眨眨眼睛,感叹道:“伯昭领兵打仗,着实是厉害啊,我自愧弗如!”

  刘秀对耿弇的实力非常了解。别看耿弇年轻,但他领兵打仗的实力,完全不次于吴汉,刘秀能让耿弇替换下盖延,出任东征军主将,当然是有依据的。

  他笑问道:“之后的战事呢?”

  “三万张步军,在祝阿溃败,残兵败将逃出城,没敢去历城,而是直接跑去了钟城!”

  盖延说道:“张步在钟城设置了百余座营垒,钟城的防御,可谓是固若金汤啊,倘若是我,我也会往钟城那边跑!”吴汉说道:“伯昭没有全力追杀敌军,而是率部跟在敌军的后面,一并去了钟城。敌军先一步进城,这些残兵,已经被伯昭吓破了胆,进城之后,四处传言我军有多么的厉

  害,多么的了得,驻守钟城的敌军听闻这些,心生畏惧,当伯昭率部抵达钟城时,城内之敌军,已全部弃城而逃。”

  等吴汉的话告一段落,包括刘秀在内,众人无不哈哈大笑起来。贾复高挑大拇指,赞叹道:“厉害啊!伯昭用兵,着实是厉害!”

  张步在祝阿、历城、钟城设置了一道三角防线,祝阿、历城在前,互成犄角,钟城托后,作为后应,任谁见了这样的防线,进攻时都得思虑再三。

  耿弇倒好,直接率军攻打过去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接攻破了祝阿,然后再借用败军之口,吓跑钟城的守军,如此一来,耿弇等于是一口气连下两城。

  这种打法,看似鲁莽,横冲直撞,实则飘逸,好似蜻蜓点水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  吴汉继续说道:“伯昭连下祝阿、钟城二城,驻守历城的费邑慌了手脚,他生怕己方后路被断,派其弟费敢,率部驻守巨里,保持后路之通畅。”

  听到这里,盖延啧了一声,说道:“糊涂!如此分兵,又岂能不败?”

  吴汉点下头,说道:“得知费敢驻守巨里,伯昭立刻率部去攻。”

  贾复笑道:“伯昭打祝阿,只用了两个时辰,打巨里,恐怕一个时辰都用不上吧?”

  吴汉一笑,说道:“伯昭并未强攻巨里,而是围而不攻。”

  贾复等人同是一怔,刘秀拿起茶杯,喝了口茶水,淡笑着说道:“这是围点打援。”吴汉立刻接话道:“陛下圣明!伯昭所用的战术,正是围点打援!得知兄弟费敢被困巨里,费邑在历城也坐不住了,率领全部的部署,增援巨里,结果在半路遭遇到伯昭的埋伏,数万大军,一溃千里,费邑也被伯昭斩杀!击溃了费邑部,伯昭这才调转回头,强攻巨里,擒杀费敢!杀了费邑、费敢两兄弟后,伯昭率兵,清剿钟城周边的营垒

  仅仅一天的工夫,伯昭连拔张步营垒四十七座,翌日,钟城周边已再无敌军!”

  这便是济南之战的全部战报。

  这一战,耿弇打得着实是漂亮,该勇猛的时候勇猛,该飘逸的时候飘逸,该用计谋的时候用计谋。可以说由耿弇主导的济南之战,汉军把张步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随着费邑、费敢被杀,祝阿、历城、钟城等地相继失守,整个济南郡已然在耿弇的掌控之中,济南郡各

  地的张步军,基本都逃回了剧县老巢。

  攻占济南全境的耿弇,矛头直指东边的齐国郡。如果齐国郡再被耿弇攻陷,接下来,汉军便要打到淄川郡了,张步的老巢剧县,就在淄川郡境内,是淄川郡的郡城。

  刘秀低头看着地图,沉默了一会,他问道:“剧县那边有什么动静?”

  一直站在一旁,沉默不语的龙渊开口说道:“回禀陛下,张步对于济南的战败,似乎没太当回事。”刘秀闻言,扬起眉毛,看向龙渊。后者解释道:“根据我方探子的探报,张步已在剧县周边集结起十多万的兵马,另外,张步还当众表态过,当初尤来、大彤数十万的大军

  何其勇猛,横行天下,无人能敌,但和他对阵后,被他打得四散奔逃,溃不成军,现在的耿弇,兵力还没有尤来、大彤多,根本不值一提!”

  听闻这话,吴汉鼻子都快气歪了,将手中的书简向桌上一扔,冷哼道:“张步他好大的口气啊!在济南已经一败涂地,他还好意思这般大言不惭?”龙渊正色说道:“济南之战的战败,的确没能伤到张步的元气,张步麾下兵马,仍有二、三十万之众,另外,张步麾下的大将重异,亦非寻常之人,据说可在万军当中,取

  敌上将首级!”

  他所说的重异,在当时是名声赫赫的猛将,以前重异乃大彤军首领,后来被张步降服,率领着大彤军,归顺了张步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张步的经历和刘秀有相似之处。

  当年铜马军归顺刘秀,让刘秀的实力发生了质变,一举奠定了河北根基。而以重异为首的大彤军,归顺张步后,也让当时张步的实力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。即便是现在,张步麾下最为能征惯战的将士,还是要数归顺过来的大彤军旧部。